Cersei.

狂欢

现在居然还有人催我更伏黛也是无奈´_>`
刚刚把在lof上发过的伏黛全删了
因为伏黛粉我的不好意思啦 不写了
emmm正在憋一篇秀志但是有点难产
不太会写他们俩的正常画风了(´◔◡◔`)

想写一个长篇来着 但我懒得做大纲 也懒得斟酌推敲词句 并且喜欢写着后面即兴发挥就忘了前面的设定
即便如此还是想写长篇……唔……

【昴哀】痴人之爱

大叔和少女的养成系短篇!

虽然我是不太擅长写这种关系的

但最近补了《贤者之爱》,也由剧中谷崎润一郎的小说《痴人之爱》有所触动和震撼。日本作家果然很擅长写那种涉及家庭、伦理和道德禁忌的东西,让人撼动。

觉得如果是昴和小哀在一起会是什么样子的呢?

写着写着果然变成妊娠日历画风了,轻松欢脱的两人日常,果然我逃不出这个风格啊。无论是赤井秀一还是冲矢昴先生,都变成了我笔下、她身边的一条忠犬。

但是,还是爱他。嗯。

---------------------------------------

“家长会?”

冲矢昴这才把目光从手中的小说上移开,目不转睛地盯着背着书包的小鬼。

“嗯啊,灰原似乎在不好意思向你开口呢。”江户川柯南一边无语自己为什么要多管闲事,却还是老老实实地全盘托出,“博士去了美国,我妈妈也会乔装打扮来参加,可是灰原如果没有家人来参加,难免会被同学们好奇的吧。”

冲矢昴眯起眼睛沉思了一会儿,“我知道了,”他起身,合上书。“谢谢你。”揉了揉眼镜小鬼的头发走了出去,无视身后小鬼的抗议。

 

“又是江户川多嘴的吧。”少女冷冰冰地说,根本不看他一眼。

“也是博士打来电话拜托的。”他强硬地把他的书倒扣在桌面上,逼着她直视自己眼睛。无意间扫到书名,谷崎润一郎的《痴人之爱》。他有些好笑地从鼻中发出哼声:“这个年龄读这本书,有些早了吧。”

她的眼神转为惊奇和生气:“已经代入家长角色了吗!你!”她夺书,却被他反手扣在背后。

“我啊,”他低沉地说,“不会把你培养成那种恶女的。”

灰原哀不知是该生气还是笑:“我说你,入戏这么快吗?谁有说要让你收养吗?”

“男人收养少女,没有培养成想象中优秀的女性,少女成了风流艳妇,男人也变成了甘愿臣服于她裙下的奴隶。”他不知为何突然缓缓道来书中情节,“妄图调教变成了反被调教,真是个讽刺的故事。”

“是那个男人过于愚蠢。”她冷笑着说。

“也是那个少女过于迷人。”他说,她不予理会,跳下凳子想要离开。

“等等。”他拉住她细细的胳膊。“家长会,让我去吧。”

这是一个恳求的句子,不是命令。她微微一怔,《痴人之爱》的情节在脑中浮现,她甩甩脑袋试图集中注意力,却被眼前的男人误会成拒绝的表示。

她看着他失望地松开手,不知为何突然抓住了他。“不。”她不知道说什么,但他似乎明白了。那个喜笑颜开的表情,她在心里悄悄骂自己是个笨蛋。

 

“诶,那个,是灰原同学的哥哥吗?”同伴的光谷大声地问,同学们的视线纷纷投来,一些女孩子有些害羞地站得远远的。

“是哦,我是小哀的堂哥,我叫冲矢昴,你好。”灰原哀悄悄松了口气,这个男人的表演天赋还是极高的,她稍稍安心下来。

家长会开了一个小时,同班的女生在外面兴奋地向她问东问西,话题不外乎于这个突如其来却长相温柔英俊的堂哥。“灰原同学平时都叫他什么呢?”坂口好奇的问,她愣了愣,红着脸小声说:“嗯……昴哥哥吧。”

“哇啊——”女生间又炸开一片激动而羡慕的尖叫。

“够了吧。”她嘟囔着揉了揉太阳穴,手背掠过脸颊,不知为何烫得厉害。

“最后一个问题!昴哥哥平时会做饭吗?”

做饭的话,她抿嘴笑了笑。“会哦,会做很多很多咖喱端来。多到……”令人生疑。她吞了吞口水,还是没有说出口。

“昴哥哥对小哀真好!”“是啊,我也好想有个这样的哥哥!”

呵呵,她苦笑。有个身份可疑整天监视自己房子的男人,是什么值得高兴的喜事吗?

这时教室那边传来动静,家长们陆陆续续地走出教室,听到声响的孩子们迅速散去兴奋地去找自己的父母。灰原哀耐心地等到所有父母和孩子鱼贯而出,并小心地向乔装打扮地有希子女士打了招呼后,从教室后门绕过,却听到那边传来可疑的说话声。她停下脚步。

“冲矢哥哥,”这个声音好像是同班的大岛同学,“偷偷告诉你,我很喜欢灰原同学喔。我想知道关于她的一切,她喜欢什么礼物,有几个兄弟姐妹之类的,拜托你告诉我。”

诶?她呆住。

“大岛同学可能不知道呢。”温柔而礼貌的男声响起,“小哀和我是指腹为婚的哦,早在父母的肚子里,我们就有灵魂的羁绊了,是未婚夫妇的关系喔。”

什么时候!!她险些摔倒,扶着墙边努力深呼吸平复自己的情绪。这家伙怎么这么不知廉耻地说出这种话。

“诶——??”大岛失望地惊呼,(大岛同学,不要愚蠢到相信他啊!)“这样的话,也是没有办法的事了,祝冲矢先生和小哀幸福哦。请一定要照顾好小哀。”大岛同学的家庭晨间剧一定看多了吧,她不知该吐槽这两个人中的哪一个,只好不停地揉太阳穴。

“我们会的。”这深情款款的语气是怎么回事?!

大岛从另一侧门出去,她闪身躲在阴影中,过了一会儿冲矢昴走了出来,看起来谜之愉悦。她咬牙切齿地盯着他:“开完会了?”

“嗯。”

“怎么样?”

“老师说你的成绩一直都不错,如果性格也能稍微开朗一点就好了。”他的贼手伸过来捏住她洁净的脸往两旁扯,“喂,笑一笑吧,小哀。别露出那副表情嘛。”她恼羞成怒地瞪着他,发出嗯嗯的抗议声。

好不容易把他的手扯了下来,她对他怒目而视:“寡廉鲜耻!”

“嗯?”

“什么指腹为婚!亏你想得出来!活在昭和时代吗?!”

“啊,你听到了啊,哈哈哈。”他不好意思地挠挠头,“情急之下只想出这么一个理由了。”

“会在同学间流传开的!”

“这不正好嘛,打消那些满脑子对你图谋不轨的坏小子们的念头。”他摇着手指严肃地说。

图谋不轨的坏小子只有你一个吧!!她气到说不出话,甩手离开。

 

江户川柯南敏锐地察觉到,自从家长会回来后,灰原再也没有和冲矢先生讲过话。他试着悄悄问过冲矢先生,那位也是苦恼地眯起眼睛摇摇头,一副【我永远不知道我女朋友为什么生气】的无辜表情。

敲了敲门,灰原果然坐在桌边读书,江户川扫了一眼书名:“这个年龄读《痴人之爱》,未免有些早吧。”

她抬头一副无话可说的表情看他,他耸了耸肩:“开个玩笑,我知道你已经20岁了。”

“谁20岁!”她凶起来,像一只发怒的猫咪。果然女人在意的从来都是年龄问题。他笑了笑,坐在她旁边。“我说,冲矢先生哪里对不住你了吗?”

她瞪了他一眼:“有啊,比如从来不告诉我他是我未婚夫啥的。”

“啊??”

“……算了。”她挫败地低下头,疲于解释。“这本小说,你怎么看?”

“《痴人之爱》吗?”他本想站起的身体重新落下,“……若是发生于现实,会很可怕吧。”

“你知道这是谷崎润一郎的真实经历改编的吧。”

“知道。”他轻轻呼出一口气,“但是,怎么说呢。大叔和少女之间,完全可以不依靠物质和肉欲,发展为另一种截然不同而又特殊存在的关系。”

“我同意。”她满意地点头,“那个大叔,让治,实在是太愚蠢了。”

“是啊,”他把手放在门把上,想了想回头补充说:“但名叫娜奥密的少女,也实在再迷人不过了。”

 

不是有那种情节嘛。

 

油画家爱上自己画中的少女,小说家爱上自己笔下美丽的女主人公。

 

现实里,隔壁身份可疑的大叔爱上默默监视已久的科学少女。

完全不一样的吧!

一万次都,全面投降了,他。

每每端来咖喱找着蹩脚借口的时候,来找博士修东西顺便看一眼她在做什么的时候,听到眼镜小鬼谈到学校的事就竖起耳朵捕捉关于她的消息的时候。

 

心里的围墙就一点点为她矮了下去,矮到他的公主足够高傲地踏进来。

 

对他说:臣服于我。

 

那时,他便会心甘情愿地成为她的骑士或奴隶。

 

就像《痴人之爱》里的让治一样。无条件地、彻彻底底地向他痴迷着的少女投降。

 

但他爱着的并非一个恶女。那是他在这个世界上最为珍惜、最为骄傲的宝物。

 

就当他发呆之际,公主已经踏破围墙攻进来了:“想什么呢!”她白了他一眼,瞄到桌子上倒扣着的、前些天莫名其妙从她房间里失踪的《痴人之爱》。

 

“你喜欢?”她有些想笑。

 

他不置可否地耸耸肩:“也想试着搞清楚10岁的少女都在想什么问题。”

他不知道自己又说错了什么,但她深吸一口气的样子让他准确无误地感受到她的怒气噌噌的上涨,他急忙转移话题:“不过,作为失败的养成系范例倒是可以引以为戒。”

“养成?”她冷笑,“我说,你不会背着我和博士偷偷玩少女养成游戏吧?”什么叫背着你和博士,他无话可说,只好咳嗽了几声:“我是说,如果我作为让治,也许可以教化出一个完美的娜奥密。”

“哦,是吗?”她漫不经心地落座,翻着手边的时装杂志,看来芙莎绘的夏季新品比他的话要有趣得厉害。他心急,不知道该如何暗示下去,索性脱口而出:

“我是说,你愿不愿意做我的娜奥密?”

“诶?”她终于抬头了,一脸不解和茫然。“你要我做一个风流恶女吗?”她居然这么解读来着,冲矢昴先生恨不得一头撞死在墙上。

“咳咳,我是说啊。”他耐着性子继续温柔地解释和表白,“你现在没有监护人,博士又常常不在身边,如果我能搬来这里,在你身边一直保护你、看着你,也许我们之间,能有另外一种特殊而温暖的联系存在。”

她惊讶地望着他,仿佛没有听明白他所说的每一个字。现在的少女读这么早熟的书却不明白一个男人在深情告白吗?

冲矢先生咬咬牙豁出去了,“这么说吧,灰原哀小姐。我想照顾你,想一直保护你。请你——做我的——娜奥密。”

灰原哀眨了眨眼睛,似乎刚从一场神游中走出来般的恍惚。“啊……”她不知所措,面前的男人一动不动,她也跟着紧张起来。

“你觉得怎么样?”

“啊……如果只是作为照顾的监护人,也不错。”她终究松了口,“嗯,以后也不用端咖喱过来了,挺好,大家可以一起吃饭了。”

冲矢先生长呼一口气,用尽全身力气似的瘫倒在少女面前,却忍不住舒展出一个大大的笑容。

“喂!给我起来!不要这样黏着我!你是狗吗?”

“啊,哈哈哈。我可以是你的忠犬啊!”

“寡廉鲜耻!”

“哈哈哈哈哈哈哈!”犬就犬吧,他今天开心。不管怎样,他还是做到了——和她拥有灵魂的羁绊,他一边得意洋洋地想象着大岛同学失望的表情,一边抱紧了怀中少女纤细的手臂。


Akai shuuichi最终版PDF

链接:http://pan.baidu.com/s/1o8Pw2ZC  密码:3aok


这是我遗憾未能面世的最终版本 其中包含【两个态度】 撤掉了【吃醋】

其他文章有些微语序段落调整

希望你们喜欢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和商用 虽然我的水平也达不到被商业的地步哈哈 但还是声明一下下

谢谢各位天使!再次感恩!

【秀哀】两种态度

-----注明:

此文是替代同人本《Akai-shuuichi》中【四罐糖】-【吃醋】一文

其他文章也有轻微语序调整,但并无情节与内容的大改动

想要最终版pdf文件的天使 也可以私信我邮箱

再次向各位一直喜欢我文章的天使鞠躬道歉---------



“那么,说说看,是怎么瞒过机场所有警察的眼睛,把它带进去的?”

赤井秀一把枪轻轻抵住被绳子捆得死死的男人的额头。男人的额头渗出一层汗水,哆嗦不停却闭口缄默。

泽井组养的东西倒是挺忠诚。他从鼻子里轻蔑地发出哼声,碧绿色的眼睛显露出凶狠的光,男人打了个冷战,嘴唇开始颤抖。

面前这个带着针织帽的男人犹如一个死神般矗立,缓缓抬起左手——

手机响了。

偏偏在这个时候。

他蹙起眉头啧了一声,来电显示是安室透那小子。他的火噌的上来,狠狠按下接听键吼:“是不是也想被我爆头扔去喂鱼!”

  男人吓傻地瘫软在墙角。  

“啊......老公啊。

“诶?”是志保的声音。

  “你在忙吗?”她小心翼翼地问。

“咳......没有。”他的声音不自觉地温柔下来,暂且放下枪和心中想杀人的冲动,对一旁的卡迈尔使了个眼色示意自己先出去接个电话,走到工厂废墟的外面,他抬头看了看悬起的月亮,“志保,怎么了?为什么用安室那家伙的手机打来?”

“因为,自己的手机没电啦。碰巧出门去便利店的路上遇到了安室。”她解释说,“也没什么事,就是啊,如果是女孩,叫绘凛怎么样?”

他无声地叹了口气,这是夫人的新爱好。她一想到新的名字就会打电话给他,如果他在身边,就跑到跟前跟他宣布。即使他在洗澡,她也非要敲开浴室的门第一时间告诉他不可。仿佛是一分钟之内不说给他听名字就会被占用。

  他笑:“好啊。”虽然他还是喜欢真由美这个名字多一点。

“啊,那么太好了。”她满意地说,“那就这样吧,想到别的名字我再跟你讲哦。你继续忙吧。”

“嗯,好。”

“还要很久吗?”

“应该不会很久了。”他低头踢了一脚小石子,废工厂里没有传来动静,“马上就结束。”

“嗯,我等你。”

挂掉电话,他再次抬头看了看皎洁的月亮,在外面静静抽了一支烟才进去。

“不好意思,让你见笑了。”他面无表情地蹲下,趁着漏进来的月光仔细端详起男人苍白的脸,“你,刚刚说你有个女儿吧。”

  男人缓缓抬起头,“请你放过我女儿,我的命拿去好了。”

“别把我们当成黑道了,先生。”他站起身来,“只是吓唬吓唬你罢了。”卡迈尔上前解绑,“不过你从他们中间赚的那些钱,记得也要多花在女儿身上。”

男人不可思议地瞪着他,仿佛死神说出了慈悲的圣语。卡迈尔也深感惊讶地望着这边,他耸耸肩,一边点烟一边走了出去。该回家了。




首先真的很感谢许多粉丝开心地私信我说收到本子了 我今天中午也是刚刚拿到快递 怀着紧张和期待的心情拆开的
但令我震惊和遗憾的是 我找的淘宝代理工作室印刷的并不是我发给他的最终稿 在最终稿中我将《四罐糖》中的第三篇【吃醋】一文换成了【两种态度】,并在其他文章做了些许语序、段落上的添加和调整。
一开始我是很生气的,毕竟在打样的时候他们就出了错 封面用错了纸,于是在打最终稿前我千叮万嘱不要出错,但最终还是出了错。
工作室那边和我在协商时都有些尖锐吧,毕竟我有点难过和生气。这不单单是我吹毛求疵想追求完美的一本书,更重要的是我想呈现给一直都很喜欢我写的秀哀的粉丝们的礼物和满满的诚意。如果连我自己都不满意,那这本书终究是遗憾和残缺的。
后来工作室那边说把我换掉的那篇【两种态度】补发成小料,我想了想还是放弃了这个提议。本身也只有不到一千字 印成一张纸发给大家果然还是有点寒酸。但重新印刷也不太可行,因为开学换了新电脑,再打开Indesign便发生了字体缺失和版本不对的错误。(大概是因为windows和Mac的系统不一样的缘故吧)
但所幸大的错误没有,我仔仔细细地检查和阅读了一遍,还是有点没改成最终稿的地方令人在意和难过。毕竟是暑假里努力的成果,亲自校对了一遍又一遍、设计了三种封面方案、为两个字之间最舒适的间距调整多次……做了一件让自己觉得骄傲和满意的事结果却不尽人意。也没有办法愉快地对自己说「太棒啦 这本书 我很喜欢 大家也都很喜欢」
为了补偿印刷错误 我会将未被替换的那篇文章发在我的lofter上面,其他文章的细节处也有更改,但改动不是很大。如果有对此不满意的小天使也可以来找我,我将pdf文件发给你,或者我试着做成网盘分享。
如果实在难以接受的小天使 真的真的对不起 下次我会找更加靠谱的工作室 更加严格地监督整个流程  真的、真的、真的很抱歉!
鞠躬!
鞠躬!
鞠躬!

今天代理工作室那边说已经全部发出去啦!请各位小天使主要查收嗷~
p2.3是那边给我拍了印刷出来的照片 感觉还不错喔 提高成本换成了舒服的白道林纸 希望大家满意ᙏ̤̫
期待大家的回馈 爱你们 最近开学都没怎么产粮 也许也是因为上个月疯狂产粮和排书还没缓过来吧...
再次感谢支持我第一部秀哀同人志的大家❤

官方挂件都出了 还有什么理由拒绝昴哀(〃・ิ‿・ิ)ゞ

《APTX-Shuuichi》收录内容试阅

妊娠日历:

“少了一本。”

  “……嗯?”

  “加贺恭一郎系列的第11本。”他准确地说出数字,指腹缓缓滑过书脊,在某一本停下。

  “我借给了赤井太太。”兰平静地合上书,四目相对。新一疑惑地歪着脑袋想了想,吐出两个字:“宫野?”

  兰笑了笑,“你什么时候才能习惯叫她赤井?”

  “习惯了,抱歉。”其实比起称呼她为宫野,更熟悉的叫法还是灰原。他轻轻抿了抿嘴唇:“她什么时候开始读推理小说了?”

  “是我看她闷在家里没有事做,心情也躁郁不安,才借给她本小说看。”兰解释说,“自从她怀孕后,赤井先生对她的行动范围几乎是监视的……不能走太远、走累了就打车回家、每天六点前必须回来、少做家务,还拜托我多来陪陪她。”

  怪不得那家伙心情郁闷。新一抽动了下嘴角。他瞥了瞥隔壁,看起来一切风平浪静。

 

  她带上卧室的门,有些懒洋洋的走了出来。

  他正坐在沙发上凝神盯着笔记本电脑,旁边放着她下午读的小说,打开某一页倒着扣在沙发上。她走进餐厅打开了冰箱。怀孕的第四周,食欲有些增涨。她的胃像个撒娇的孩子似的向她讨食物,她从不拒绝。

  “你什么时候开始读推理了?”赤井没有回头,敲击键盘的声音能隐约听见。

  “毛利借给我的。”她慵懒的说,旋开花生酱的盖子,然后长久地盯了一会儿,叹了口气。

  他终于把目光从电脑屏幕移开:“没有食欲?”

  “倒不是。”她咽了口口水,还是有点饿,但是必须搞清楚。固执是她怀孕后更加严重的毛病。“你动了我的花生酱?”

  “挖了一勺。”他是不喜欢吃甜食的,但是前几天突然疑心这个牌子的花生酱吃多了会不会对胎儿有副作用,于是挖了一点拿去叫化验室的同事检验。变得对一切事物和潜在危险疑神疑鬼,也是他得知她怀孕后才得的毛病。

  比如那天他突然觉得餐桌尖锐的桌角存在安全隐患,于是当即不声不响地订购了一张新的。晚上宫野回到家,他问有没有发现家里有了些变化。宫野摇摇头说看不出。他伸开手臂,骄傲地宣布他买了一张新餐桌。宫野看了看,那张桌子和之前是一个款式,颜色也一样,只是四角变成了温和的圆角。

  这就是她的丈夫,赤井秀一。FBI响当当的王牌狙击手,在她眼里不过是一个有多疑症和尖端恐惧症的脑残。

 

 

妊娠日历2

 

 赤井秀一在今天的日历上画了个绿色的笑脸,彩笔没有水了,他必须用力地把圆圈来来回回涂抹好几次。绿色代表的是他太太的好心情,他顺便往前看了看,昨天是代表一般的黄色,前天是危险的红色。红色的嘴巴沮丧着向下撇着,其实更像是赤井的心情。

  已经是第十周了。从两周前开始他开始突发奇想地记录宫野的孕期心情变化和食谱,并定期拿着这沓资料跑去妇产科给大夫看。刚开始宫野心情好的时候也会懒洋洋地跟他一同去,到第四次的时候她就不耐烦了,面无表情地把刚写好的小说朝赤井扔过来——靠着在FBI练出来的一身好功夫,赤井还是惊险地躲了过去的。

  他的太太最近闲来无事就写写小说什么的,但似乎最近遇到了瓶颈期。那天晚上他试探性地问:“写不下去了吗?”太太幽幽的甩了他一个白眼,懒懒地说:“毛利觉得你和——赤坂和安腾发展的有点虐,可是我本来就不太会写HE的嘛!”赤井听得心惊肉跳的,不知道他太太到底在写什么鬼故事,自从读过大纲后他是不敢往下看。但是宫野这些天对自己的剧情似乎不甚满意,常常写完一页就揉成一团烦躁躁地扔掉——或者砸他。

  上周他瞒着太太报了个孕期心理辅导课,当然不是给他辅导——是给宫野辅导的。他报名的时候向医生倾诉了宫野冷漠但致命的烦躁心情,并重复了好多遍“她怀孕前不会这个样子的,刚结婚的时候她对我很好,常常给我做三明治吃……”每每讲到这里,这个七尺男儿总会忍不住掉下泪来。心理医生探过身来隔着桌子拍了拍他的肩膀,怜悯地说,下周来上课吧,带上你太太,我给你打八折。

  赤井问宫野,听说有个孕期辅导课免费试听前二十节课,要不要一起去?他原以为她会大发雷霆并准备好向后跳的姿势了,但宫野只是抬起头扬了扬眉毛:“心理辅导?能见到活的心理医生的那种?”

  “……嗯。”

  “行。”他简直怀疑自己听错了,过了会儿跑去日历前,把今天的红色笑脸改成了黄色。

 

 

百年好合

*

“如果要活在合作过的一部影视作品里面,两位会选择哪一部呢?”

  ——“《黑宿山庄杀人事件》”

  ——“《Holiday》。”

*

  “啊啊,如此说来,赤井先生是在拍完《黑宿山庄杀人事件》之后向宫野小姐求婚的吗?真是浪漫!”导演田中先生满脸浮夸的奉承和憧憬,一旁宫野的助理小岛撇了撇嘴,这样的巴结真是虚假,哪有人会喜欢在一个恐怖片片场被求婚?想一想黑宿山庄黑魆魆的荒山和阴森的气氛,怎么样都说不上是浪漫吧?!

  宫野小姐似乎也是这么想的,小岛偶然间听到她在化妆间对演员毛利兰小姐提起过——“赤井秀一那个笨蛋居然在墓地旁边向我求婚!你知道要不是他们满怀期待都看着我,我会提起裙子拿高跟鞋狠狠踩扁他的脸!”毛利小姐尴尬而不失礼貌地微笑说:“嘛,也不能完全怪赤井先生嘛。你指望一个直男能多懂女孩的心思呢!”她幽幽地叹了口气,小岛想起毛利小姐的男朋友似乎是一个著名而忙碌的侦探。有男朋友却常常孑然一人,毛利小姐想必也是“选择原谅他了”吧。

  “是啊,秀一是个浪漫的男人。”镜头转向幸福依偎着丈夫肩膀的宫野小姐,“前几日还在和我一起讨论要去哪里度蜜月来着。”她目光流转,含情脉脉地投向赤井秀一,后者打了个冷战。

  “啊,抱歉,空调温度有些低。”赤井先生连忙解释。

  “啊啦啦——度蜜月呢!!”导演再次惊呼,“真是令人羡慕!那么希望二位婚姻幸福、蜜月旅行愉快。这一期我们就录到这里吧,二位辛苦了。”

  “好的,大家都辛苦了。”

 

  微笑着送走最后一位工作人员,宫野志保的表情迅速冷却下来。她打开冰箱门拿出一罐冰咖啡抵在额头,轻轻呼出了一口气。

  “为什么录综艺节目会这么累,早知道就不答应了。”沙发那边传来了赤井秀一喃喃的声音。

  “大概是说谎让人紧张吧。”宫野有些讥讽地说。

  赤井稍稍抬了抬身子:“大家都是演员,逢场作戏有什么可紧张的。”他玩味地一笑,把走近的宫野揽下,“老婆。”

  “去——死。”她盯着他碧绿色的眼睛一字一句面无表情地说。

 

 

恋爱许愿录


“志保,如果神允许你许一个愿望,会想要什么?”

“嗯……想和姐姐一起去一次迪士尼,我扮辛德瑞拉。”

 

*

宫野志保13岁那年发生了不幸的遭遇,姐姐宫野明美在一场突如其来的大火中丧生,她被消防员紧紧夹在怀中,什么都看不见却呜呜的哭得很凶。第二天在警察局被告知在国外的双亲横遭车祸不幸双亡。她在一夜之间突然成了孤儿。

哭干了眼泪坐在塑料长椅上,警察问什么她都不开口,只是呆呆地望着空气。警察叔叔体谅小孩子痛失家人的震惊与痛苦,买来楼下便利店加热的饭团和饮料给她吃。

“先吃午餐,不和叔叔说话也没关系。”志保依旧沉默,用小毯子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

“抱歉抱歉,我来晚了。请问宫野志保在哪里?”熟悉的声音响起,志保抬头看到男生的第一眼便瘪起嘴带着哭腔喊:“秀一哥——”

男生跑过来抱住她颤抖的身体:“对不起,对不起志保。我来晚了。”

后来他温柔地剥开饭团的包装喂她吃,志保擦干眼泪安静地吃着,过了一会儿问他:“秀一哥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在电视上看到了新闻。”他顿了顿说,声音中含着抱歉。

“秀一哥,是我的错吗?”

“什么?”

“姐姐的死。”

秀一落入短暂的哑然,“为什么会这么想?”

“是我缠着姐姐去迪士尼的。如果不是我,姐姐也不会死。”回来的路上志保吵着要住一次胶囊旅馆,明美只好无奈地妥协。偏偏那个旅馆电器老化引起了火灾,姐姐不幸遇难,她却安然无恙。女生内心愧疚自责,认为自己就是害死姐姐的凶手。 “志保没有错,是神不公平。”

“是我向神许的愿望。”她吸了吸鼻子,“是我向神许愿说,我想和姐姐一起去迪士尼乐园。”神满足了我的愿望,但要我付出了代价。

神不公平,他是神居然伸手向凡人要代价。姐姐离开,父母亲也迅速被带走,仿佛神幸灾乐祸地看她到底会怎么办。志保在13岁那一年讨厌起神,讨厌的最高方法便是无视。从此变成无神论者,立志成为科学家。


赤井太太和她认识的六个人

*

赤井秀一:多疑症FBI,喜欢戴着一顶针织帽遮掩他的重度脑残。碰巧长的帅而已。

工藤新一:狂热推理爱好者,我喜欢叫他“死神工藤”。

工藤兰:一个性格温柔相貌可爱的女人,空手道很厉害。此生最大失误就是嫁给了工藤。

黑羽快斗:中二的贼。但似乎和工藤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关系。

安室透:在哪里都能遇到他做卧底。耽美小说的完美原型。

阿笠博士:胆固醇越来越高了,我们可爱的博士。

 

*

赤井太太怀孕后写起小说来。起先是给科学杂志专栏写些东西(自从怀孕后她的丈夫严禁她进入化学实验室并接触任何一种化学药品,就连氯化钠也不行)。后来赤井太太不知借由什么契机接触了耽美小说领域并迅速蹿红成为耽美圈内的扛把子。

赤井太太在一次问答中透露她的素材都是来源于生活,但具体的人物设定和详细的来源于身边的谁她不愿意说,只是匆匆地带过“这是我丈夫的隐私”,由此猜测男主角之一有可能是她的丈夫赤井秀一。

赤井太太的身份十分神秘。我们唯一知道的是她婚前的姓是宫野,与著名侦探工藤新一是旧友。她似乎与几年前那个黑暗组织的落网有些微妙的关系,并且在此之前她是从未出现的。没有人在任何杂志和网站上读到过她的文章。

但也正是如此,赤井太太变得更加令人着迷。


四罐糖:

“昴君请把二氧化锰递给我。”身穿白大褂的女人低着头说。

“好的,宫野博士。”

“……昴君真的是工科大学研究生吗?”宫野志保看着他递来明显贴有“KMnO4”的玻璃瓶扶额。

“对不起,不是。我说谎了,我叫赤井秀一,是FBI的搜查官。老婆是赫赫有名的科学家宫野志保,爱好是在我身上做人体实验以及变装游戏。”

宫野志保看着他一脸严肃地自报家门,只想扒开他的嘴把手中的高锰酸钾倒进去。

“玩够了吗?回家吧。”他放松身体,拽着她撒娇。

“回吧回吧,被你搞的索然无味。”她扫兴地开始收拾实验器材,赤井秀一看着她沮丧的模样,从背后轻轻环住她的腰肢。

“回家后,请继续在我身上做实验噢。”

他的呼吸在耳边摩擦出一片温热。宫野莞尔,转身抬手,凑近他的高领毛衣:“我也很想知道,这里面藏了些什么秘密。”

他一如从前地抓住那只好奇的手:“接下来就是我的领域了,小姐。”

 

“但是,欢迎你进来。”

 


更多精彩请戳上一条Lof链接!!

嘿呀!